万搏亚洲-全球体育赛事为何着急重启?他们都没买“赛事取消”保险

全球赛事重启的枷锁能否打破?

新冠肺炎疫情还未得到稳定控制,但世界各地的体育赛事已纷纷筹划着“复赛重启”,究其原因,没有购买“取消险”或者“延期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根据我的经验,除了全球性的大型赛事,大多体育比赛不会投保取消险,特别是那些由于传染性疾病造成取消的保险条款……尤其亚洲的赛事组织者,购买这类保险的比例非常低。”

近日,专业赛事保险公司Circles Group亚太地区总监汤米·埃利奥特在接受欧洲商业体育媒体SportBusiness专访时,给出了在保险从业者眼中“全球赛事急于重启”的观点——那些没有购买相关“取消险”的赛事组织者们,很可能因为新冠疫情而遭遇重大损失。

国际奥组委并未帮东京奥运会投保。

太贵了,亚洲赛事“不爱”取消险

德甲确定了复赛时间,西甲和英超似乎也进入了“重启”倒计时,而在此之前,韩国足球K联赛已经正式完成复赛——5月8日晚上的揭幕战就吸引了包括英国BBC、美国ESPN等世界诸多知名体育电视台用不同语言向全世界进行转播。

亚洲的各项职业联赛比欧洲的赛事还要急着重回正轨,其中自然有一些“身不由己”的原因。

“当我们询问那些客户需不需要购买赛事取消险或者延期险的时候,他们通常的回答是否定的。”埃利奥特在亚太地区已经从业超过7年时间,作为赛事保险类的专家,他接触过太多亚太地区的赛事负责人。

在接受SportBusiness专访时,他强调,即便是亚太的不少国家经历过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这样的流行病,他们依旧不会考虑购买包涵传染病条款的取消险。

“他们通常的回答是,‘这样的流行病不会再发生了’又或者是‘我的比赛在澳大利亚,我们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为何这些亚洲的赛事公司没有吸取之前的教训?在埃利奥特看来,他们并非不害怕传染性疾病的威胁,只是附加的保费让他们着眼于当前利益。

“成本增加是投保率低的重要原因之一。”埃利奥特解释,虽然不少赛事的保费取决于比赛的时间、赛程长度以及比赛地点,但是如果考虑到由于传染病导致的延期甚至取消,那么保险单的费用有可能增加一倍。

“活动取消险通常按照整个活动总费用或者总收入的百分比来计算,这一比例可能占整体收入的0.4%到2%。如果要涵盖冠状病毒这类的传染病,那么保费可能还要增加0.2%到1%。

温网每年向保险公司支付150万英镑(约合为186.4万美元)的保费。图为费德勒参加温网比赛。

购买赛事取消险成未来热门?

不可否认,更高昂的保险费带来的肯定是更周全的保障和补偿。但面对还在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大部分赛事公司可能无法从保险公司得到太多的赔偿。

即便是购买了“取消险”的东京奥运会,由于考虑到这场顶级盛会的巨大影响力和巨额的前期投入,东京奥组委并没有选择取消,而是延期一年:

这个决定所导致的结果是,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和瑞士再保险公司此前所公开宣称的8亿美元的风险敞口将不复存在,而国际奥委会并未替东京奥运会延期投保则使奥运延期的损失只能由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共同承担……

“根据我的经验,除了全球性的大型赛事,大多数体育比赛不会投保取消险,特别是那些由于传染性疾病造成取消的保险条款。”在谈及东京奥运会的保险问题时,埃利奥特提到了温网,因为它是为数不多投保了涵盖赛事取消保险的大型赛事之一。

根据保险业内权威媒体Insurance Times的报道,温网主办方全英草地网球俱乐部在过去17年里一直为赛事免于因流行性疾病而取消购买保险——赛事组织者每年向保险公司支付150万英镑(约合为186.4万美元)的保费,至今共支付了2550万英镑(约合3170万美元)。

当然,取消险的赔偿无法覆盖温网在今年的预期收入,但是可以帮他们弥补了不少运营成本上的损失。

事实上,除了体育赛事以外,许多其他活动还是购买了取消险——据另一家权威保险媒体Insurance Insider估计,今年全球保险业损失可能在37亿美元至63亿美元之间,据不完全统计,光是瑞士再保险公司的损失就在5亿美元至9.5亿美元之间。

“因为新冠疫情,人们对活动取消险的兴趣肯定会越来越浓厚。”埃利奥特承认,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保险业造成了巨大冲击,但是不至于击垮整个行业。

“保险公司确实需要花不少时间和精力去偿还这些费用,我们也会看到一些保险公司退出行业,但是随后会有更多年轻的保险公司加入。”

根据埃利奥特的经验,取消险或者延期险会成为未来体育赛事公司关注的热门保险,但是保险公司也会更加精明。